一段被罐头瓶子封装的温暖记忆

发布日期:2020-02-09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心理沙盘日记

一段被罐头瓶子封装的温暖记忆

 

 

一段关于罐头瓶子有什么用处的思考,让我想到了那段温暖又心酸的记忆,那是一段用罐头瓶子盛装咸菜的高中时光。

 

 

隔壁邻居放到我们门口一瓶黄桃罐头,是送给孩子们的。新冠肺炎期间,虽然居家少出,但是邻里之间走近了不少——虽然多数是通过微信。这应该是孩子们第一次吃这种东西。

 

吃完后,儿子还想吃,于是第二天领导外出采购的时候又买了几瓶。这次购买的黄桃罐头, 瓶子外形有些熟悉,但一时想不起来。直到孩子吃完到一边玩耍时,领导嘟囔,这么大的瓶子扔了怪可惜的,不扔占地方。空瓶子能有什么用处呢?

我突然想到,原来曾经有那么一个类似的罐头瓶子,伴我走过高中差不多3年时间。

 

 

那时候的高中,每个月回家一次,返校的时候大家都会带吃的,基本都是煎饼与大饼(莒县大饼,现在多数在喝羊汤时候才见到)。但是饭菜最常见的就是炒咸菜。大一点的罐头瓶子是最好的盛装物。

 

这种咸菜就是北方常用的“咸菜疙瘩”(百度看学名叫“茄莲”或“苤蓝,像圆形的萝卜,但不是萝卜),用它是可以放很长时间不坏的,因为它是腌制后放到油里炒熟的。按照现在的观点,放时间久了一样也有细菌滋生的,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人考虑这些。

 

 

返校时候还会带其他的诸如炒熟的肉菜,鱼块或咸鸭蛋也是常带的,这些能够搭配煎饼来吃的。通常前三天会吃这些易变坏的菜,之后会在剩下的20多天吃放在罐头瓶里的咸菜了。

 

当然也会到食堂打炒菜,但是咸菜成为必备的百搭。那时候多数人会在宿舍吃饭,宿舍中相互分享各自的饭菜成为很普通常见的事情。

无论要好不要好,对方拿着自己从家带来的煎饼(或者从伙房买来的馒头/大饼),在你床铺边一坐,你拿出咸菜招待对方,成为很自然很普通的事情。

虽然每个人都带着看似同样的咸菜,但是每个做咸菜的妈妈手艺不一样(有些是同学自己做的,有放肉炒的,有放鸡蛋炒的,有放辣椒炒的,味道各不一样),总有几个同学带的咸菜被最先吃掉。到快接近月底回家了,无论味道怎样,都要将瓶子清空的,所以相互之间开始“帮忙”。有时候你会到其他宿舍,或者带着咸菜过去,或者只拿着煎饼或馒头,反正到哪最少都有咸菜吃。

 

 

那是一段回忆起来异常温暖,又有些心酸的时光。

 

有些记忆,只是放到瓶子里,封装起来了,一直潜藏在心里,从来没有流走。

看到空的罐头瓶子,想到那段被瓶子封装的高中生活。

 

 

心理沙盘李守龙博文日记总第907篇,2020-038】
文章来源:合君惠友公众号
上一篇:
2020年心理健康产品的市场需求分析,看这篇文章就够了http://www.xinlisp.cn/20200208744.html